您的位置 首页 继承纠纷

300万房产赠水果摊主引发的意定监护及遗赠扶养问题思考


近日,上海一名88岁独居老人将价值300万元房产送给小区水果摊主一事引发热议。

 

水果摊主来自河南,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一家人住在老人家门口附近水果摊边的简易棚里。老人常年在家门口溜达,渐渐地跟水果摊主一家熟络起来。

 

2012年老人的妻子去世。2015年,患有精神疾病的独子也因病在家中猝死,手足无措的老人独自打着手电筒寻求摊主的帮助。老人儿子的身后事,均系摊主帮忙操办。自此家里只剩老人一人,他不爱说话,不理陌生人,对周围的人戒备心强,但唯独喜欢小孩,特别是摊主的女儿。接孩子放学,给孩子买玩具,两家人就在这种互动中,越发亲近。有一次,老人在家中摔倒后昏迷,是摊主发现并将他送进医院,悉心照料。老人出院后便邀请摊主全家到其家中居住,组建了一个特殊的家庭。

 

2017年,老人带着摊主来到了上海普陀公证处办理监护公证,并将其价值300万的房产赠与摊主的女儿。老人的亲属得知消息后,觉得摊主别有用心,指出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主张监护公证与赠与无效。老人亲属、水果摊主以及公证处均作出了各自的回应。作为长期关注意定监护理论与实践的婚姻家事律师,笔者归纳本案相关法律要点,并作简要分析如下:

 

300万房产赠水果摊主引发的意定监护及遗赠扶养问题思考

 

律师点评

 

 

一、意定监护和遗赠扶养协议

 

2013年,《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六条赋予老年人根据自己意愿预先选择监护人的权益。2017年10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将60岁以上老人扩展到18岁以上所有成年人,意味着“意定监护”这一概念在我国从理论变成现实。

 

《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可见,意定监护体现意思自治,优于法定监护。

 

老人未雨绸缪,为自己做好意定监护安排,自主决定未来监护人选,合情合理。意定监护制度的存在,对于保障失独失孤空巢老人的晚年生活尊严有着重要意义。

 

上海老人通过遗赠扶养协议的方式,指定摊主作为受益人,也同样符合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以下简称“继承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公民可以与集体所有制组织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集体所有制组织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

 

《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继承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由此可见,在继承开始后,遗赠扶养协议的使用优先级要高于遗嘱继承和法定继承。

 

遗赠扶养协议与遗嘱“单向、可撤销”的特点不同的是,其权利义务是双向的,核心内容是“先抚养、后遗赠”。摊主先要承担对老人“生养死葬”的义务,而后才有受遗赠的权利。意定监护的安排,赋予了摊主监护人的资格,令其可以更好地履行遗赠扶养协议项下的义务。从内在逻辑上看,意定监护和遗赠扶养协议是环环相扣,相辅相成的制度。

 

在我国人口结构不断老化的大背景下,因失独、丧偶、子女在外等原因而独居的老人数量激增,传统的养儿防老模式难以为继。如果能像这位上海老人一样,选择将财产赠与给照顾自己生活的“外人”,既能老有所养,又能对照顾者表示感谢,也不失一个好办法。

 

300万房产赠水果摊主引发的意定监护及遗赠扶养问题思考

 

二、意定监护公证和遗赠扶养协议,能否予以推翻?

 

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三十三条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在自己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由该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因此,意定监护不限于法定监护人,也不受法定监护人顺序的限制。

 

鉴于相关近亲属已经对老人的意定监护和遗赠扶养协议提出异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的规定,其有权在一年内向公证处提出复查申请。

 

公证处在办理意定监护业务时,有一套较严格的工作流程。比如:到申请人及监护人社区、单位、家中走访,反复、多次与申请人确认真实情况和诉求,帮助申请人识别、挑选合适的监护人,公证全程录音录像,保存大量工作底稿等,以证明申请人在作出意思表示时意识完全清醒,准确。一般而言,一经公证很难推翻。

 

从目前新闻报导内容看,家属想通过复查来撤销监护公证的可能性不高。当然,若老人的家属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老人行为能力存在瑕疵,还可向法院提出申请,通过宣告老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变更老人关于监护人的安排。

 

三、关于“养老”的延伸讨论

 

作家渡边淳一曾说,“日本很多年轻人身在大城市,父母居住在乡下,两代人的价值观非常不同,交流又越来越少,亲情纽带的疏松,导致出现了‘孤独死’的现象,中国今后或许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一语成谶。在笔者看来,这位上海老人是具备一定法律意识的公民,而生活中,有很多人对安排“后事”持有忌讳与回避的态度。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快,2019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2.6%,未富先老问题突出,2022年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上海老人事件仅仅是社会现象的一个缩影,也是一个需要社会广泛关注的难题。

 

“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从影视作品到现实生活,都有太多惨痛的教训证明了未雨绸缪的重要性。无论遗嘱或遗赠扶养协议,都是“养老”规划的重要内容,而“养老”也是申茵律师团为诸多客户安排家族财富传承方案时需要重点考量的因素之一,更应提前绸缪。

 

 

人生唯一的确定就是:“不确定”。“向死而生”这个哲学概念意味着,我们要接受人类的终极归宿,重视“死”从而好好地“生”。因为,无论什么样的人生,我们都只有一次。每个人都需要有意义、有尊严地活着和离开。

 

溘然长逝难免后患。根据最高院统计,在全国审理的遗嘱继承纠纷中,遗嘱被确认无效的案件超过60%。可见,无论起草遗嘱亦或遗赠扶养协议,要做到合法、有效并非易事。

 

在申茵律师团处理过的继承纠纷中,兄弟阋墙、夫妻反目的案例数不胜数。逝者如斯,生者的战争却才刚刚开始。上海老人的困境,恰是无数老人的真实写照!正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如何妥善地规划养老、安排身后事,是人生的重要修行。

 

申茵律师团认为,根据个案的特殊性,定制化地设立遗嘱、遗赠扶养协议或设计包括遗嘱、家族信托等组合工具在内的传承方案,能够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保障财富安全。真正有远见的人总会一目千里,尽可能地进行风险管控,令家庭或家族财富得以有效传承。

关于作者: uux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